全部
  • (1205)

《春天里》

《春天里》/春天里,百花争艳。此时,正是采花的最好季节,你当我会辜负花好月圆吗?你好,这个季节,我当采摘最鲜艳的百花,把它们编成世界上最大的花圈。献给你,我最叫春的季节。啊!春天!我爱你!/2019.03.21。哑柳

  • 4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2019.03.21 21:34

《阉货》

《阉货》/一个阉货,也有爱憎分明的立场。爱圈,无罪论!爱主人,情怀论!恨屠夫,屠戮生命论!⋯⋯但是,无论任何一个声音,问它!到底!谁阉了你?可惜,它根本听不懂!/2019.03.21。哑柳

  • 1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2019.03.21 21:26

《握住阳光》

《握住阳光》/阳光,它能透过云层!它能透过森林!它能透过海洋!它还能透过任何一个家庭的窗户!我,仅仅一个动作!握住了它。如果不松手,它却也透不过我的手心手背去!此时,我如果能感觉到什么是温暖!你,感觉到什么是冷漠吗?嗨!你看!终究,它却透不过每个人的心里!/2019.03.21。哑柳

  • 17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2019.03.21 14:13

《歪瓜裂枣》

《歪瓜裂枣》/不管什么时候碰到,歪瓜裂枣,总是向我表白,你看,我长得与众不同!我一定是神!每次,我都不与它争论。也许,我会对神说,你看,我也是歪瓜裂枣,我从未忘记成长的环境!这就是苦难!/2019.03.21。哑柳

  • 16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2019.03.21 13:45

《眼泪》

《眼泪》/我看到,你!终于夺眶而出!恭喜。你自由了!/2019.03.21。哑柳

  • 17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2019.03.21 10:04

《厕所成了临时代办》

《厕所成了临时代办》/很久没上厕所了,以为臭虫没了。今日一时内急,找不到卫生间,我就就了个厕所去解急。进去一看,臭虫,一堆又一堆,竟然,一个都不比蛆少。此时,我也不知道,我的眼里和心里有那么多的臭虫!更多的,应该是有越来越多的⋯⋯蛆!才对!面对你的质疑,我有必要一直给你解释吗?这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?!它们,齐声说!以厕为家的,岂止有蛆?也岂止有臭虫?!/2019.03.18。哑柳

  • 1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2019.03.18 22:16

《装B饭》

《装B饭》/一份在锅里!一份在碗里!一份在嘴里!一份在胃里!还有一份在喉咙里!心里不要有!实在些!这些不可以有!其他,可以有。留一份,是备份!再留一份。还是备份。⋯⋯今天,装B饭,有你的一份吗?/2019.03.17。哑柳
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2019.03.18 21:27

《爷孙两题》

《爷孙两题》/1、不知道/半夜。爷爷:床怎么湿了?孙子:不知道。爷爷:你裤子怎么湿了?孙子:我不知道。爷爷:你的尿不湿怎么也湿了?孙子:我也不知道。⋯⋯爷爷:那你尿床了吗?孙子:我也不知道。爷爷:那你知道什么?孙子:我⋯⋯不知道。⋯⋯总结:只要说不知道!就不是他干的。/2、你跟我睡吧/孙子钻进爷爷的被窝。孙子:爷爷今天你跟谁睡?爷爷:我⋯⋯不知道。孙子:爷爷今天你跟我睡吧?爷爷:好的。⋯⋯总结:一个孙子!即强大又...
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2019.03.17 06:35

《无我论》

《无我论》/你姓什么?你叫什么?你家是哪里?你父母是谁?你妻子!你丈夫!你儿女!你兄弟!你亲朋!你好友!⋯⋯他们都是谁?在猪圈,我问遍了任何一头猪。它们的答案,是统一的!就是"哼"!就是"哼哼"!或许,就是"哼哼哈哈"!哼,它们,有没有答案,或许不要紧。要紧的是,如果这个问题,问到我头上。我怎么回答?/2019.03.16。哑柳

  • 1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2019.03.16 22:53

《你哪部分的》

《你哪部分的》/喂!你是哪部分的?我?我是你的那一部分的!⋯⋯面对盘问,我不可能答"自己人"。还有,我想说,你,也是我这一部分的。难道?要我说?历朝历代,朝庭,还有,任何人,包括,猪,狗,牛,羊,驴,马,等畜生,人,动物,什事,星空,思维⋯⋯还有我和你⋯⋯你为什么都没有权问,你是哪部分的?不!不!不!从今天起!可以结束了!/2019.03.15。哑柳
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2019.03.15 17:19